最新资讯

可怜的莎莎

可怜的莎莎 由於要准备测绘课期中考试所需的文具材料,那天下午莎莎独自一个人离开学校去购买文具。  原本她是打算叫上室友一起去的,但不巧的是这天室友们正好都没空。莎莎想反正现在大白天的,前往文具店的那条路上虽然人流量不多,也不至於有人胆子这么大感光天化日下干出违法犯纪的事情吧。於是她便独自一人..

自杀前报复骚母狗

自杀前报复骚母狗 现在已经23:00了,我在忠孝路上一边走一边想,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先是上月失业了,然后结婚二年来,贤慧的妻子拿走了所有钱跟人跑了,以前因为我和妻子都是白领阶层,分期付款的豪宅再也供不起被收回了,这下子妻子、房子、票子全都没了。  举起手中的酒瓶又灌了二口,越想越觉得已生无可恋..

跟病友分享凌辱的故事

跟病友分享凌辱的故事 记得大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因为急性肠胃炎入院,家人每天都来探望我,爸爸来过一次,妈妈、妹妹和女友每天都来。最初两天我不能吃东西,只能从静脉注射葡萄糖,全身无力,昏昏沉沉就过去了。但我本来体质就相当不错,到了第三天就复原过来。  我住的这间病房有6张病床,最初入院时好像有4..